山海

爱好广泛的普通人

我决定不再写逃逸相关的东西了_(:з」∠)_我发现我对毛老师的喜爱大大超过了我对cp的感情,不是喜欢cp之间的感觉写的东西也没法看吧,也是对看的人的极大不负责,所以不能再写了_(:з」∠)_

还记得关注列表里有我的麻烦取个关,看着你们关注但我已经不写了真的是一种压力ヘ(;´Д`ヘ)

不会写逃逸了,单纯的做个追星女孩,然后混别的cp圈(°ー°〃)

有缘再会(。・ω・。)ノ♡

记一次互相拯救(中上)

普通人廖俊涛和普通人毛不易

年龄差操作(我有罪,满足作者的恶趣味罢了

一个快要进入青春期的毛不易和一个大学刚刚毕业的廖俊涛

一个作者的垃圾文笔和一个互相拯救的故事

我也没想到我还需要分中上和中下_(:з」∠)_






廖俊涛昨天喝了点酒,再加上一天莫名其妙的情绪波动,等他睡醒时已经快到十点了。

廖俊涛揉着脑袋推开卧室的门,看见毛不易一脸不清醒的半倚在沙发上。

“你看你看,我都说了小孩子就该准时睡觉嘛,熬夜只会让你一整天都很难受。”

毛不易顺着声音朝廖俊涛望去,脑袋上顶着一撮翘起来的头发,眼里带着尚不清醒的雾气,一点迷茫的神色,整个人此时简直毫不设防。

廖俊涛心里默默的动摇着,嘴上却只是平淡的问了句“小孩子是需要吃早饭的吗?”

毛不易已经把自己翘起来的头发压了下去,廖俊涛却在心里暗叫可惜。

“你难道一天就吃两顿饭吗,当然,这个点是可以直接吃午饭了。”意识仍混沌的毛不易下意识得怼了一句。

“嘿,你也睡到这个点好吗,这说明你根本不饿!”

“可我熬夜是为了等你。”

廖俊涛顿时被噎了一下,但不同于昨日谨慎的毛不易让他动容又欣喜。

“好吧好吧,午饭想吃什么?”

“你不刷牙洗脸就考虑吃什么的吗?”

“……”廖俊涛觉得昨晚以为的天使其实是个恶魔。

两人简单的洗了个澡后廖俊涛就点了个外卖,他可不会为了一个暂住的孩子学做饭。“我们随便吃点吧,毕竟你哥哥我现在就是个无业游民,我的生活费真的有限好吗。”

廖俊涛说着又走向卫生间。

毛不易看着廖俊涛把换下来的衣服扔到洗衣机,而自己的鼻尖是身下沙发带点灰尘的味道,恍惚觉得自己飘摇的心找到了一个不华美但又严实的
房子。

廖俊涛忙完后就坐在毛不易旁边玩着手机,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着皮。

“你有什么奇怪的生活习惯吗?店长可没交代养一只小猪的注意事项。”

毛不易朝廖俊涛瞪去。廖俊涛看明白了毛不易表情下藏着没怼出来的一堆话。

“哈哈哈哈哈,开个玩笑嘛。”

毛不易身上热乎乎的,还带着廖俊涛的洗发精和沐浴露的味道,廖俊涛觉得自己心有点乱。

他只能强压下去“诶呦,你的头发咋子还滴水呢?你是大家族的小少爷吗,还要我亲自帮你吹干。”

“可以啊。”

“……你倒是客气客气啊。”

廖俊涛翻出吹风机先给自己理了两下,就坐到毛不易的身后,捋着他的头发帮他吹着。此刻廖俊涛可以看见毛不易的发旋,可以看见他的一段脖子,还能清楚的感受到他身上的温度,廖俊涛在心里暗骂大人的思想。

暖呼呼的风吹在毛不易的头顶,卷起他本就没压下的困意,他感受到自己一颗心在廖俊涛面前毫无防备。

廖俊涛吹干后又呼噜了一把“别睡着了啊。”

柔软的头发在指间溜走,廖俊涛感受到自己心脏的跳动的同时又暗觉不妙,自己不该对一个孩子付出这么多感情,这太奇怪了。

他想着又在听到敲门时接过外卖。

两人就对坐在桌子的两侧吃着两人住在一起后的第一顿饭,廖俊涛心乱得不想说话,毛不易也就一直安静着。

就在毛不易把手里的饭快要吃完时,廖俊涛终于开口了。

“你应该……我是说……你或许需要你的家人。”
毛不易的手一顿,他显得有点慌乱。

“你还是个孩子,不要反驳,起码你在我心里是,所以你需要家人,需要大人的陪伴成长,你不能一直和我呆在一起。”

“你不能做我的家人吗?”

这下轮到廖俊涛手足无措起来,他感到什么感情在心里将要喷薄而出,但情感的反常让他清醒的知道他需要推开毛不易。

“别这样,吃过饭我们去趟警察局好吗?”
毛不易看着廖俊涛,眼里带着明显的恳求和惊慌,甚至参杂了廖俊涛不明白的恐惧。

“行了,吃饭吧。”

直到进了警察局毛不易还是想不明白,从昨天到现在自己经历过的温暖难道是假的吗,是廖俊涛装出来的吗,为什么一定要在他快把一整颗心都交出去时推开他,自己悄悄的把盔甲漏出一个缝,对方却毫不犹豫的插进来一刀。

毛不易看着廖俊涛和警察交涉着,他不是没想过跑回店里算了,但他却固执的相信廖俊涛不会真的做到这一步,他总是对廖俊涛有很多以为。

廖俊涛交代完后不敢回头,不敢看那个孩子的眼神,他现在感到的不是生活回归正轨的轻松,反而是窒息一般的痛苦。但他还是准备转身走了。

突然廖俊涛感受到毛不易扯住了自己的衣角,一双孩子的手带着孩子微小的力气,一点点的颤抖几乎让廖俊涛要立马投降,但他知道自己不能。
他还是往前走,毛不易也没有再挽留,廖俊涛却不知道刚刚那是一个孩子最后无助的挣扎和绝望的尝试。


记一次互相拯救(上)

普通人廖俊涛和普通人毛不易

年龄差操作(我有罪,一个快到青少年的毛不易和一个大学刚刚毕业的廖俊涛

一个作者的辣鸡文笔和一个互相拯救的故事








廖俊涛,一个长的好、性格好、人缘好的三好青年,可以说几乎所有的事他都可以妥善处理,但这里面偏偏就不包括和一个即将进入青春期的孩子相处。

廖俊涛看着面前戴着黑框眼镜的小孩,他正低着头,只露出自己黑发里的发旋,手背在身后偷偷的用手指卷着自己的白外套衣角,一张肉乎乎的脸红了大半,全身都写满了大写的无措。

这个孩子是廖俊涛对街的动漫店阿姨塞给他的,说这个孩子一直住在店里没有回过家,也套不出他嘴里的话,阿姨就一直没忍心把他扔出去。但现在店里出了事没人有时间照顾一个不大不小的孩子,结果这事就落在了恰好在店员们商量时进店的廖俊涛身上。廖俊涛并不觉得自己有义务照顾一个根本不认识的孩子,更何况自己也是刚从大学毕业的无业游民,但耐不住店长的不住恳求,好邻居廖俊涛还是暂时收下了这个有家不回的孩子。但廖俊涛可不是什么散播世间大爱的神仙,他决定过几天就去一趟警察局,小孩子还是老老实实呆在父母的羽翼下好。

“小孩子,我可是很好心收留你的哦,你要不要考虑喊我一声爸爸呀。”

廖俊涛故意逗了逗这个半天一声不吭的孩子,就看到孩子脸上的红迅速蔓延,很快爬上了耳根,他张了张嘴但又说不出话来,只能眨巴着自己眼镜下亮晶晶的眼睛。

“诶呦,开个玩笑嘛。喊哥就行,我女朋友还没谈够呢要什么孩子,你叫啥子哦。”

“毛不易。”

孩子的声音轻轻的软软的,尾音是一点点紧张带来的颤抖,廖俊涛感觉那是刚出生的猫咪的尾巴,是夏日河边刚冒尖的芦苇草,一点点的勾着自己的心尖。

廖俊涛在心里悄悄的诶呦一声。

“你和我住在一起是要互相尊重的,或者说是你单方面听我的话,你要知道寄人篱下就是这样的啊,哥哥是在早日让你体会到社会的残酷。不过你也别太担心,过几天我就……”廖俊涛看着毛不易眼里好似若有若无的闪着一点点哀求,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往下说。

“过几天什么?”

“没什么。”

廖俊涛突然觉得心头堵的慌,转身就进了房间。突然的情绪让廖俊涛开始烦躁,他向来活得明白,但此刻的情绪是那么的毫无理由。他掏出手机翻着自己的通讯录,此时或许和一群朋朋友去酒吧浪一圈才是最好的选择。

廖俊涛收拾好自己从房间出来时看见毛不易站在窗口,收着自己的背往下望,廖俊涛想不明白一个孩子的背影为什么会透出浓重的孤独感,他觉得这个孩子或许会需要一个拥抱,但当他走近时也只是拍拍他的肩。

对一个孩子不能付出太多的感情,最后抽不出来的一定会是自己。

毛不易被廖俊涛突然的动作吓得一缩,廖俊涛仿佛看见他头顶上有一双吓到立起来的动物耳朵。

“有什么事吗?”

“嗯……你上学吗。”廖俊涛本来想和他道个别,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道别之类的字眼不适合出现在这个孩子的面前,于是临时改了话题。
“现在放暑假……”毛不易眼中偷偷露出一丝无语。
廖俊涛觉得自己突如其来的伤感真是愚蠢,但又惊讶欣喜于这个孩子眼里原来有如此鲜活的神色。

“好吧好吧,那你老实呆着,我要出去,我给你留了钱,晚饭自己解决。”

毛不易动了动嘴角,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廖俊涛见此赶忙向门口走去,怕自己再流露出什么莫名其妙的情愫。

“路上小心。”

毛不易的声音还是轻轻的,但廖俊涛却觉得心脏挤满了难以言说的情绪。

廖俊涛上大学后就一个住在外面,他想不起来自己多久没听过出发前的叮嘱,现在却是一个即将被自己抛弃的孩子说出来,他觉得心情复杂也是自然。

廖俊涛出了会神就已经到了酒吧门口。

“靠,铁头你也太慢了吧,平时你不都第一个到嘛。”廖俊涛的朋友从里面迎出来。

“就你话多,今天的单你买了。”

“诶嘿,你讲不讲理啊,你迟到我买单?”

廖俊涛勾住朋友的脖子往里走,却无缘无故想起自己刚刚拍过毛不易的肩。
出去玩我还非得想着一个孩子?廖俊涛在心里骂了句娘。

有廖俊涛在的场合永远都是热闹的,但今天却是个例外。

“诶,我说廖俊涛你今天怎么啦,跟想着女朋友的小处男似的啊?”

廖俊涛心头一惊,但面不改色。“哇塞,别说的好像你谈过恋爱很有经验似的行不行啊。”

“那行,给你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看见那边穿白衣服的姑娘没?去要个电话啊?”

廖俊涛转头就看见一个妆容精致的女孩,但廖俊涛此刻的想法却是今天的毛不易也穿着白色外套。

廖俊涛觉得自己今天状态怪的不得了,他赌气似的起身向那姑娘走去,留下一群起哄的朋友。

廖俊涛长得好又外向,和谁都聊的来,要个电话简直不是难事,一会姑娘就面带羞涩的主动留了电话,还邀请廖俊涛周末一起出来聚一聚,廖俊涛也只是木木的应了。

往常持续到凌晨的聚会在今天却早早散了,廖俊涛有点急切的往家走。他心头带点莫名的期待,却又在看到房子黑着灯时凉了大半。

他以为会有人亮着灯等自己。

廖俊涛推开门,觉得毛不易简直是个小白眼狼,自己因为他聚会都心不在焉他却自己早早就睡了。

廖俊涛用力的关上门,振得玻璃响了响。

“别那么大劲关门。”

廖俊涛心里顿时惊讶又偷偷的欣喜。

“小孩子这个点可该睡觉了啊。”

“我在等你。”毛不易向来很坦诚。

廖俊涛看毛不易缩在沙发上带着明显的困意,心中便柔软起来。

“你咋子不开灯哦。”

“家里有人的话不开灯也没关系吧。”

廖俊涛一时有些失神。

“嗯,没关系。”

该死的夏天


一位老师视角里的学生廖俊涛和学生毛不易
http://niunaitang493.lofter.com/post/1f1ff86f_117f6a0f(算是一个系列的吧_(:з」∠)_)


1.
我讨厌夏天,因为我的学生廖俊涛和毛不易在夏天也要黏黏糊糊的每时每刻靠在一起,夏天必须做的每一件事在看他们做过后,我都会想起来我还单身。



2.
上周二体育课突然下了一场雨,操场上的学生都淋了个透。大多数学生都借着雨和同学打打闹闹,事后又都湿漉漉的来上紧接着的我的课,这一切都很正常。但廖俊涛在课上突然请示能不能把空调关了,这么热的天关什么空调,我告诉他要是冷就把校服外套穿上,但廖俊涛只是默默的指了指坐在风口的毛不易“刚淋过雨空调直吹不好。”
好吧,为了学生身体热一点算什么,但毛不易你红着脸望着廖俊涛笑我就真的很想把你俩赶出去。


3.
上周日学校借迎战期末考的名头把学生都召来学校补课,燥热的天让学生和老师都抱怨连连,年级就在晚饭时让食堂准备了点西瓜。一下午的课结束后在有空调的食堂里吃个西瓜还是很爽的,但我真的不想遇见廖俊涛和毛不易。
“啊……老毛你能不能少吃点,刚吃过雪糕不怕坏肚子吗。”
“廖俊涛你变了,你竟然嫌我吃的多。”
“哇,搞得你哪天吃的少似的,上次肚子疼可怜巴巴来找我的不知道是谁。”
我看着廖俊涛边说边把自己的西瓜递过去,连籽都给剃了,而毛不易也无比自然的接过去,吃完后默默抬眼望着廖俊涛。
“没有了哦,放学带你去买呗。”
我只能低头吃饭。
请问有人愿意给我剃西瓜籽吗。



4.
夏天的课堂人总是让人发困,廖俊涛和毛不易也不例外,但两人都是只要有一个睡着了另一个一定会醒着望风,真拿我是瞎的吗。
昨天中午太阳实在是毒,几个学生就没回家留在食堂吃饭,吃完饭又都回教室聊聊天天,但我经过教室时教室突然安静,我以为是我的威严震慑了他们,就抱着手臂往里走,但看到的是睡着的毛不易和示意大家安静的廖俊涛。
很好,我只能一个人走出教室,余光撇到廖俊涛给毛不易盖上了自己的校服。


5.
我觉得我在学校里受尽虐待就算了,凭什么放学了还要我看到这一幕。
毛不易大概是喝了酒,夜色里也能看清他通红的脸。喝醉的毛不易活躁的不得了,一首歌接着一首歌的唱,整个人都倚在廖俊涛的身上。
我能看到毛不易在黑夜里的眼睛晶亮“廖俊涛,唱的怎么样?”
廖俊涛看着他,回答他的是一个无声的在额头上的吻。
我觉得我醉的可能比毛不易还厉害。



6.
综上所述,我想辞职。

记一次失眠

最近失眠得来的脑洞_(:з」∠)_写一个还没在一起的普通人廖俊涛和普通人毛不易



1.
毛不易最近有点失眠,并不是因为担忧什么天大的事,只是人总有一段时间会焦躁不安,说白了就是独处时莫明的缺乏安全感。


2.
毛不易连续好几个夜晚都在自己的被窝里辗转反侧,困到头脑都发疼但就是无法入睡。廖俊涛就睡在他的隔壁房间,他有好几次都控制不住自己抱起枕头就往廖俊涛那跑,但最终都变成在房门口短暂的踌躇,然后光着脚又哒哒哒的默默跑回自己的床上。眨巴眨巴眼睛又迎来了天明。


3.

连续几晚差质量的睡眠造成毛不易在白天连正常思考都快无法做到,眼睛下面更是挂着浓浓的黑眼圈。廖俊涛好几次都担心的把毛不易从头检查到尾,但除了缺少睡眠得不出任何其他结论。
“老毛,失眠吗?”廖俊涛又一次把手附上毛不易的脑袋,体温很正常。
毛不易望着廖俊涛,突然觉得很委屈,他在夜晚的不安都来自于缺少一个睡在旁边的廖俊涛。
“廖俊涛,我好困,脑子都困得疼。你晚上怎么不来陪我?”


4.
毛不易失眠的第五天,在正午的沙发上睡着了,廖俊涛就坐在他的旁边。其实廖俊涛这几天晚都听到了毛不易光着脚在地板上走的声音,他知道毛不易失眠,他很想跑出去拉着毛不易进自己的被窝,或者至少让他把拖鞋穿上,但他不知道毛不易此时的焦虑因何而起。不过现在他知道了。


5.
后来毛不易每晚都有一个可以让他安心的廖俊涛陪着他。


本超市禁止廖俊涛和毛不易进入

新年系列1。(是的,有2。)
普通人廖俊涛和普通人毛不易的日常。
感谢阅读。感谢评论。如果喜欢请按一个小心心(。・ω・。)ノ♡










1.
“老毛,是不是该置办上年货啦。”已经起床买完早点的廖俊涛对着连头都不露的在被窝里的毛不易问了句。
“不才10号吗?”毛不易把头从被窝里探出来。
“要趁早啊,再过几天恐怕超市挤都挤不进去。”
“那今晚去呗。”
“不行,晚上你吃饱犯困又闹着睡觉。”廖俊涛开始扒拉毛不易的被子。
“行行行。”毛不易拽着廖俊涛手里的被子不肯松手。
“该起了……”
“冷。”
廖俊涛默默把毛不易塞回了被窝。







2.
“外面冷,廖俊涛你能不能再裹几件?”
“裹成你那样岂不很傻?我才不咯……”
毛不易把自己的围巾挂在廖俊涛脖子上,系起来的时候力道大的吓人。






3.
“哇,人真的很多。廖老师还是有先见之明嘛。”
“低调。诶诶,你别瞎走,跟在我后面好吧。”
“廖俊涛,我成年了。”
“不不不,别对自己太自信。去推个推车。”
“我没成年,那退车对来说太远了。”
“好的好的,在原地等我。”






4.
“廖俊涛,你是不是太败家了。”毛不易看着廖俊涛往推车了塞了一个又一个。
“信我,会用到的。”
廖俊涛说着又往车里扔了件毛不易老早就念叨想要的。
毛不易到底还是心疼钱,把自己想要得偷偷塞回了货架,却又拿了廖俊涛眼直勾勾望着的东西。






5.
“先生这边结账。”收银员朝两人喊了句。
而廖俊涛和毛不易直愣愣的站在原地。
不是他们不想结账,而是车里几乎就是空的。







6.
“老毛,就这么想为我省钱?”
“廖俊涛你非要皮一下?很开心?”
“显得我爱你。”
“廖俊涛你今天真文明。”
“哦。那说显得我想艹你好了。”








7.
据说市中心的超市昨天有两个男人当众接吻。
刺激。

肉的还是菜的

午休时瞎写。







1.
廖俊涛早上刚到单位就被同事堵在了门口,对方嘴上还挂着一块油。
“铁头!!我跟你讲,对面刚开的那家包子铺巨好吃!!”
廖俊涛很嫌弃“多好吃?粽子味?”





2.
廖俊涛感到头有点大,今天已经有四个人跟他推荐对面的包子了,真那么好吃?
廖俊涛选择不相信。




3.
廖俊涛看着包子铺前快排到马路上的队伍,否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4.
廖俊涛拿手机刷着新闻,排到自己时头也不抬
“两个菜的一个肉的。”
“啊……没有肉的了。”
这声音带着一点沙哑,语气却又软软的像一个团子。
像猫尾巴。




5.
廖俊涛觉得自己心有点痒。




6.
廖俊涛抬头,看见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大学生,大学生正翻着包子笼找菜包子。



7.
卖包子的脸有点红。



8.
他真可爱。廖俊涛想。



9.
卖包子的叫毛不易,他早看见了排在队伍里的廖俊涛,觉得他可真好看。



10.
“叫啥?”
“这个?这白菜馅的啊。”
“我是说你。”



11.
廖俊涛又来买包子。



12.
“不要菜的,不要肉的。”
“廖俊涛我忙着呢,别来捣乱。”
“要你。”




13.
今天卖包子的脸更红了,顾客心想。

请我的学生收敛点

我是一名人民教师。


我刚开始教书不久,任教第三年便接了班主任身体出状况的高二五班。班里挺杂,有几个是艺术生,这里边就有中考专业课第一的廖俊涛,他称得上是我的骄傲。同时班里还有个崽是文化生,叫毛不易,语文和英语成绩进来时都是全年级最高分,是我的另一个骄傲。


两个孩子都很出色,我向来是拿廖俊涛去怼楼底艺术班,拿毛不易去怼楼上文科班。但是最近我发现,我的两个骄傲勾搭在一起了,并且腻歪程度逼得我天天跑医院去看眼科。

前几天运动会,报名时我把权利全放给了体委,想锻炼一下这些孩子的组织能力,然后收到的结果就是全员被体委的辣条收买,运动会当天几乎全员参赛。

运动会第一天下午就是长跑,男生没有800,最短是1000,然后我就看到了连跑操都到处躲的毛不易挂上了号码布,一脸悲壮的上了跑道,旁边跟着廖俊涛。

两人关系挺好,我以为体育还好的廖俊涛会陪毛不易跑全程,没想到比赛开始廖俊涛就冲了出去甩掉所有人一大截,以将近一圈的优势第一个到了终点,然后喘着气对着还差近两圈的毛不易喊了句

“毛不易你要是跑不到终点,今晚你就完蛋了!”

嗯…我想事情不会是我想的那样的,他们还是孩子呢。

跑道上的毛不易抖了下,我发誓,即使那么远还隔了那么多人,但毛不易绝对是抖了下!

不过毛不易还是没跑完全程,最后是被廖俊涛半拖半抱弄回来的,弄回来后就任由对方缩在自己肩上,不时顺顺气要不递过去点水,连瓶盖都给开好了那种。

“廖俊涛……我可能会死。”

“说的啥子话哦,你只可能死在我床上。”






我的学生毛不易脸红的像操场中心的国旗。